柒月初七

团从天上来 17

如果在激战中的扉泉分别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团子所砸中……

CP柱斑扉泉衣村修因
衣村团子外貌记忆维持五岁,萌萌哒的两小只

———————————————————————————————

那是一个雨夜,月光被厚重的云层遮掩得透不出一丝光亮,倾盆大雨间,有两人仍在殊死搏斗。他们穿着相同的素色六道长袍,一人神情冷漠,一人目光坚毅,一招一式都拼尽了全力。他们已经斗了许久,从烈日高悬到乌云密布,查克拉几乎消耗殆尽,只剩下近身白刃战的力气。

可他们谁也不曾开口认输,谁也不肯先一步低头。

雨势渐渐收缓,雨声愈发稀疏,这漫漫长夜即将过去,黎明将至。

一道远比月光星辉更加森寒的金属冷光破空而来,长刀贯心,喷洒而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白色的长袍。面容姣好的青年唇边溢出血珠,他艳丽的三勾玉写轮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人,那持刀的手很稳,刀刃直入要害没有半分偏离,一如他曾经教导的那样。

“咳、阿修罗……”大筒木因陀罗弃了长刀,他的手转而抚上自家弟弟的脸颊,反复念着他的名字,“阿修罗……”

“尼桑。”大筒木阿修罗的坚定决绝在这一刻被自己打破,颤抖着将兄长揽入怀中,鲜血便瞬间也将他的衣裳染尽了红。

“这还、不是结束……”大筒木因陀罗强撑着,双眼注视着对方难掩痛苦的神情,他竟是笑了,“我不会就这么认输……在未来、一定会有一天,我……我要证明,我所选择的……才是正确的……”

大筒木阿修罗亦回以一笑,这笑容却没有丝毫他平日里的温柔和气,悲哀中透着坚决,他轻轻摇了摇头,道:“那么,尼桑,我会再一次阻止你。”

大筒木因陀罗并不生气,他甚至是高兴听到这样的话:“是吗?阿修罗,你便……阻止给我、看看吧……”他的气息渐渐衰弱下去,三勾玉写轮眼却依旧不肯移开视线,仿佛要将对方的一切都刻入灵魂深处不愿遗忘分毫。

“我在轮回等着你。”

日出柔和的光芒照耀着大地,带来蓬勃的希望,大筒木阿修罗却被温暖的阳光刺出了满眼的泪,泪水滑落脸颊,滴在了大筒木因陀罗失去所有生机的侧颜之上。大筒木阿修罗呆坐半晌,才终于寻回了自己的力气,他将那冰冷的身躯抱在怀中,踉踉跄跄的往回走。

尼桑,你且先行一步,我很快便来。

……

“尼桑?你没事吧?”大筒木因陀罗从梦中惊醒,他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家弟弟面带担忧的瞧着他,“怎么睡的满脸冷汗?”说罢便扯了纸巾细心帮他擦拭着。

“做了个梦。”梦中被长刀贯心夺去生命的痛苦那么清晰,仿佛是他切身的经历,大筒木因陀罗缓缓舒了口长气,定下心神,握住了自家弟弟温热的手,没有露出丝毫破绽,“我睡了很久?”

大筒木阿修罗从来算不上心细如发的人,相反几乎可以称得上迟钝,唯独面对大筒木因陀罗,他即使看不出什么不妥,仍能敏锐的察觉到自家兄长就是有哪里不对。不过,作为一个贴心的乖弟弟,兄长不想说,那就别问。

于是大筒木阿修罗便道:“尼桑都睡了一下午啦,真的是,睡这么久,晚上估计要睡不着了吧?”

“那就让我累到睡着。”大筒木因陀罗声音缱绻带着暧昧挑逗,“阿修罗觉得怎么样?”

大筒木阿修罗难以控制的想起了之前那许多个夜晚,自家兄长端丽姣好的面容被欲念浸出渴望,素来只显危险冷淡的写轮眼波光潋滟,白皙如玉的肌肤满溢着惑人的桃色……大筒木阿修罗险些直接起了反应,无奈的看着自家兄长:“尼桑你别逗我了,小心真惹出火来,我可不管你那时候受不受得住了。”

真论起来,继承了仙人体的大筒木阿修罗,在体力耐力方面,的确胜过大筒木因陀罗,床笫之间后者再逞强也很容易被折腾的吃不消——相信在这方面,大筒木因陀罗和宇智波斑会有不少共同话题。

“不如试试。”大筒木因陀罗却附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大筒木阿修罗忍无可忍,打横抱起自家兄长:“尼桑,你今天的晚饭取消了!”

这兄弟两个折腾出来的动静不小,作为好心收留他们暂住的屋子主人的宇智波斑:“……”耳力太好有些时候确实是一种悲剧。

忍了一分钟,觉得听这种壁角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宇智波斑决定今晚住千手柱间家去,晚饭也正好可以在他家吃。

面对宇智波斑霸道蹭吃蹭住的行为,千手柱间欢迎至极,乐呵呵的腻歪过去,还不忘记吩咐家忍晚饭要做宇智波斑最喜欢的豆皮寿司。宇智波斑吃饱喝足心气顺了,懒洋洋的任千手柱间抱着他,乍一眼看上去,乖巧的就像一只猫咪。

千手柱间摸摸宇智波斑漂亮的黑长炸,心情好极了。

“对了,斑,关于轮回眼,我之前找机会问过因陀罗和阿修罗。”

宇智波斑仍在闭门眼神,只浅浅嗯了一声,算是示意他在听。

“因陀罗说,扉间用我的细胞来治疗万花筒失明是很正确的思路,本来我们两家各自继承了阴阳之力,虽然不至于分则两伤,但确实合则两利。”千手柱间转述道,“尤其我们两个是特别的,你得到了我的细胞,现在或许没什么感觉,但迟早可以开启轮回眼,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两个是特别的……柱间,你觉得我们的特别之处是因何而有?”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何必让我再重复一遍,我和你想的总是一样的。”

宇智波斑偏头睨着千手柱间:“阿修罗先不提,但因陀罗肯定也猜到了。说老实话,我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人的转世,或者有什么了不起的来头。”

“斑你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千手柱间失笑,想了想又道,“或许我们和他们兄弟的联系没我们想象中的紧。因陀罗心思太深我看不出什么,但是阿修罗的话,如果真的是转世之类的关系,他大概早就围着我上下左右看个仔细了。”

“……那倒也是。”宇智波斑不得不承认,大筒木阿修罗比起他兄长来,就是个一眼能看透的傻白甜。千手柱间最擅长忽悠这样的傻白甜了,一忽悠一个准,尤其被忽悠的往往还觉得千手柱间是个大好人。啧,宇智波斑摇头,这是根本没看清千手柱间的本质啊。

能在战国时代统领千手一族,隐隐压了宇智波一头,在忍界传出偌大的名声,千手柱间脾气再好性格再好,那也不可能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他下黑手坑人的时候可从不手软。千手柱间颔首微笑,道:“所以真的没必要计较这个,还不如想想那个篡改宇智波石碑的幕后黑手呢。”

提起这个宇智波斑就烦躁,对付一个实力不高、谨慎小心且擅长隐匿潜伏的家伙,最好用的诱饵轮回眼摆在那里,对方也不敢上钩,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至于搞出大架势来一场假无限月读,就为了抓这么个家伙吧?木叶才起步,事儿多着呢,哪有那功夫?

只好以千手和宇智波的名义发下通缉令,悬赏了大笔钱,把大筒木因陀罗透露出的这家伙的特征特点都写上,动员全忍界一起帮忙了。尤其宇智波斑还特地把全族人召了回来,当着他们的面解释了石碑被篡改之事,又将之彻底销毁,这才多少能放心。

“别让我逮住那家伙。”宇智波斑咬牙切齿,大有将人生吞活剥的意图。

“到时候好歹给扉间留点儿,他对能活个上千年的生物很感兴趣。”千手柱间倒不忘时刻给自家弟弟争取研究物——说老实话,千手扉间的研究癖大半是在自家兄长这多年如一日的纵容下形成的。

“说到你弟弟,他最近有点太嚣张啊。”宇智波斑脸色更黑了。

“嗯嗯?”

“成天拐着泉奈到处跑,上次居然被火核撞见在办公室……这混蛋!”

“等等,斑,你冷静一下,这属于扉间和泉奈的私事吧?”千手柱间努力给自家弟弟说好话,“你管这种事儿,泉奈会很尴尬的吧?而且,这不是已经过了好些日子了吗!”

“谁说我要管?”宇智波斑冷笑,“我只是觉得有点手痒,想找扉间切磋一下罢了。”

千手柱间:“……斑,切磋就切磋,你别忘了我们村子才建好!”万花筒都瞪出来,这还是切磋吗!

评论(30)
热度(430)

柒月初七

请往下看置顶。

© 柒月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