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初七

团从天上来 18

如果在激战中的扉泉分别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团子所砸中……

CP柱斑扉泉衣村修因
衣村团子外貌记忆维持五岁,萌萌哒的两小只

———————————————————————————————

千手扉间硬生生被宇智波斑从实验室里拽出来狠削了一顿,被揍的鼻青脸肿,再度肯定了宇智波斑绝对是宇智波一族里最不讲道理的混蛋。等事后,他从自家兄长那里得知自己这次倒霉的理由,他没有丝毫犹豫,假公济私的扔给了宇智波火核一个S级任务,把人踹出了木叶大门,目测不出生入死一两个月是回不来的。

宇智波泉奈对此倒没什么异议,毕竟,被下属看见那样的一幕他也是很尴尬的!

“算一算,我们木叶成立有一年了,火影的人选差不多该定了吧。”宇智波泉奈侧身坐在千手扉间的办公桌上,那姿势酷似千手扉间以往坐千手柱间办公桌的模样。

千手扉间右手运笔如飞,左手指了指一个卷轴,道:“候选人已经定好了,明天就会对外公布,按照我们之前商议好的,采用匿名投票的方式,得票最高者当选。”

木叶的管理基本遵循的是民主模式,但对于担任火影这样重要的职责,一开始便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竞争。个人实力就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根本,没有被众人所信服的能够保护他人的实力,在强者为尊的忍界,是不可能真正得到支持信赖的。因此,这次确定下来的火影候选人,基本上考量的还是个人实力,名单上的人选无一例外都是忍界中声名显赫之人。

“没你的名字呢,扉间。”

“提前申请弃权罢了。”千手扉间终于舍得抬起头不再继续看文件,“你不也是一样吗?”

作为和千手扉间同样,有自家哥哥在,就绝不会在任何场合去抢对方风头的乖弟弟,宇智波泉奈撇撇嘴,把卷轴随手一扔,满不在意道:“说到底这次的火影选举不过是走个形式,除了你哥,你觉得有第二个人可能当选吗。”

“就算只是走形式,那也得走一遍。当然,阿尼酱他巴不得把火影这位置甩手扔给斑。”千手扉间拉了拉宇智波泉奈的手腕,把人成功拉进自己怀里,还不忘记补充一句,“我这次关了门还附了结界。”

宇智波泉奈轻轻哼了一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坐着不动了,揪着千手扉间衣服上的毛领子:“说真的,有些时候我都以为你哥大公无私到快成圣人了。”千手柱间费心费力主导了两族结盟、木叶成立,不说贪功,人家压根儿恨不能功成身退、早日退休。

千手扉间的表情一言难尽:“我哥就是懒病发作,不用管他。”顺便还得加上,遇见斑就变成个蠢货。

宇智波泉奈挑眉,正待开口,却听见“啊”的一声惨叫上方传来,紧接着就从窗户看见两人从楼上被扔出来,落到地面发出一阵闷响。

“又来?”宇智波泉奈不可置信,“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那群人到底有没有脑子,这种货色派来暗杀我哥和死木头混蛋到底有什么意义?”上面一层楼正好就是火影办公室与辅佐官办公室,现在分别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在使用。

千手扉间又递了一个卷轴给他:“新到的消息,雷之国那边有人牵头效仿木叶,已经确定不日将成立第二个忍村。”

“木叶被效仿是意料之中的事,可看来,不是所有人都乐意见到忍村模式被广泛采用,所以狗急跳墙,想要搏一把?”那就难怪这么多暗杀者了,前几天宇智波斑还遇上一个直接舍了命硬拽他一起死的,虽然没造成什么麻烦,但还是把宇智波泉奈给气着了。

“不错,毕竟除了雷之国动作最快,土之国、水之国和风之国境内的忍者们也在频繁的互相接触,大概是细节部分还没有确定下来,所以消息没有公布。”千手扉间顿了顿,道,“忍界新的格局即将形成。”

宇智波泉奈白皙修长的漂亮手指戳着千手扉间的侧脸:“我们比任何人都快了一步,占据了无法动摇的优势,但这同样意味着,我们在走一条摸不清前方的路,别人尚且能借鉴我们的经验,我们却只能自己摸索着前进。”他唇角上扬,语气调侃中带着惊讶,“看不出来呀,扉间,你居然也感觉到压力了?”

“我可不像阿尼酱那样总是没心没肺。”千手扉间并不否认。

“我看你就是给你哥收拾烂摊子收拾惯了,所以成日里操心过头。”宇智波泉奈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尼桑从来不坑我,所以我只要跟着尼桑走,然后尽全力给他帮忙就行了。”

千手扉间:“……”同样都是当弟弟的,凭什么他就要日常被兄长坑!阿尼酱你敢在这方面学学斑吗!

宇智波泉奈捏捏千手扉间那张怎么看怎么透着苦逼郁闷的脸:“扉间,你要不干脆嫁到宇智波来吧,宇智波家宠弟弟可是传统哦。”

“……我拒绝。”

“真可惜。”宇智波泉奈毫不遗憾的道。

“不提这个了。”这么多年下来,千手扉间早就郁闷习惯了,一会儿就缓了过来,“你最近眼睛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你哥别的不提,医疗忍术还是很有一手的。”定期治疗下来,倒是让他的双眼维持原状没有恶化,宇智波泉奈还算满意。

“我差不多出了成果,这几天你把头上的工作先分出去,等火影人选定下来,就准备开展治疗。”

宇智波泉奈微愣:“你不是说还要一两年的研究时间吗?”

“你们宇智波那位先祖,大筒木因陀罗确实是个天才。”千手扉间完全没想过,虽然大筒木因陀罗是宇智波的先祖,但和现在这群宇智波比起来,他竟然还和对方相处不错,“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新思路,还帮忙攻克了不少难关。”

“这是理所当然的!”宇智波泉奈骄傲,紧接着没忍住偷笑,“不过你们家那位先祖嘛……”

千手扉间黑了脸:“别提。”大筒木阿修罗那可是犯起蠢来,比阿尼酱还蠢的!

宇智波泉奈笑了一阵子倒也没再说什么,没办法,谁让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大筒木因陀罗对自家弟弟的维护宠爱那真的是……堪称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凑在一起时那种闪瞎人眼的程度。这两位兄弟关系下的实质,早就曝光了……话说他们祖宗关系好成这样,他们两家是怎么闹得打死打活上千年的?

“另外,因陀罗还告诉了我一个查克拉的全新运用方式。”

“什么方式?”宇智波泉奈有点小郁闷,自家祖宗怎么有什么都先告诉扉间?

千手扉间面无表情:“你说,我要是能让阿尼酱和斑生个孩子,我们两家的长老们是不是就能不追着我们催婚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高调在一起了,苦了他们这两个弟弟还不敢公开,就怕刺激的长老们一个个都去黄泉见前任族长哭诉了。

宇智波泉奈:“……两个大男人能生出来孩子?!”

“当然可以,不然你觉得我们两家是怎么来的?”相反千手扉间十分不解,“你看因陀罗和阿修罗这架势,是能各自成婚生子的吗?”既然这样,他们肯定有别的办法留下后代,他顺便问了不是很正常?

宇智波泉奈:“……”扉间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评论(36)
热度(417)

柒月初七

请往下看置顶。

© 柒月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