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从天上来 19

如果在激战中的扉泉分别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团子所砸中……

CP柱斑扉泉衣村修因
衣村团子外貌记忆维持五岁,萌萌哒的两小只

———————————————————————————————

在千手扉间的解释下,宇智波泉奈才弄明白了大筒木因陀罗所提供的生子技术是怎么回事,简单来说是依托于查克拉而实现的,并不是真的能让一个大男人试着怀孕生子。

“你都在想些什么呢。”千手扉间知道宇智波泉奈最初误会到哪里去了后,感到十分无语,“男性就没那种生理机能好吗!要说从生理上把男性改造成女性,这种手术我能直接做,哪里还需要跑去问你家祖宗。”

“谁让你一开始不说清楚的。”宇智波泉奈强撑着不肯承认是自己脑洞太大,“我一时之间误会了是没办法的事情。”

千手扉间决定不跟一只嘴硬的宇智波计较:“反正,你知道这个技术可行性很高就成了,不过现在局势并不十分稳定,不是养孩子的好时机。”

“确定能生得出来孩子就行了。”宇智波泉奈同样受够了被自家长老们催婚,以前可从没见过他们这样的疯狂,恨不能赶紧塞人到他床上,立马生个孩子,当做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培养,可见是被他哥和千手柱间正式在一起的事儿给刺激狠了。

“因陀罗和阿修罗就是这样出生的。”千手扉间抛了一个惊雷。

宇智波泉奈微微瞪大眼:“等等,他们的另一个父亲该不会是……?”

“大筒木羽村。”千手扉间已经被刷过三观所以显得很淡定,“他们喊他叔叔只是习惯,实际上那位确实是他们另一个父亲。”

宇智波泉奈:“……”大筒木家兄弟之间那啥,难道是习俗吗!

木叶第一任火影的人选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在千手柱间万般不情愿下还是落到了他头上,他再不乐意也只能苦哈哈的上任,继续面对着遥遥无期的工作。宇智波斑作为第二高票者,还是干的首席辅佐官的活儿,不比千手柱间轻松到哪里去。

尤其火影人选定下来后,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请了长假,要开始进行万花筒的治疗。

这两个管理内务的中坚力量一走,落到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身上的工作就更多了,这种情况下,他们基本只能用分身去探望弟弟们,了解了解治疗的进度。所幸,有了大筒木因陀罗的协助,千手扉间最新研制的药物确实是现阶段副作用最小、安全系数最高的,第一阶段的治疗中,宇智波泉奈没有出现任何排斥反应,让他们高悬的心放了下来,不管治疗成功与否,至少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同时,为了安抚两家长老们被刺激的快心肌梗塞的可怜心脏,千手扉间把阴阳遁生子技术的可能性透露了出去,两家长老们立马安静下来。既然男人和男人能生孩子,他们懒得管具体怎么操作,但如果真能有一个继承双方族长血脉的孩子……想想就让人激动!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那样的天赋,他们的后代就算只继承一部分,也绝对值得期待。

等到宇智波泉奈三个多月的治疗结束,并取得圆满成功时,忍界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雷之国率先效仿木叶成立云隐村后,土之国、水之国和风之国不甘落后,分别成立了岩隐村、雾隐村和砂隐村,就连影这个全新的称谓,亦被大众所接受,成为了五大国忍村首领的代称。而不仅仅是五大国,各个小国也开始使用这套体系。

这漫长而可怕的乱世,终究开始平定下来,忍者从散乱的雇佣性组织,开始转变为衡量一国军事实力的最重要保障。

作为首创忍村体系的木叶,毫无疑问是从中获取了最大利益的存在,虽然想向木叶伸手的人很多,但考量到木叶的综合实力,还是不得不忍痛放弃。利益动人心不错,但如果命没了,再多的利益又有什么用?能在忍界活到这年岁的,谁也不是蠢货,这点自知之明,总归还是有的。

外部环境尚且安宁的情况下,木叶只需要关注内部的发展,各种各样全新的制度不断的推敲、修改、定案,最后公布出去。

尤其秉持着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最大限度保护年幼的孩子们的心愿,木叶初步将忍者由强到弱划分为上忍、中忍、下忍以及忍校生四个阶段,年满六岁的孩子方可入忍校学习,只有毕业取得下忍资格的人才能够开始执行任务。不过,即使已经成为下忍,但凡可能涉及到与忍者对战的任务,必须是达到中忍级别方能领取。

这样堪称强制性的规定一开始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同,毕竟长久以来,在忍者们看来六岁已经是能够独立执行任务甚至步上战场的年纪,可现在……还得去上忍校,毕业成为下忍了,还只能执行一些除草、寻找失物这类简直小儿科的任务?简直是太浪费了!

面对这样的质疑,不提作风一贯强硬的宇智波斑,就连一直好脾气的千手柱间同样罕见的独断专行起来。他们驳回了所有人的反对,直言如今的木叶不需要任何小孩子的牺牲,他们既然能够做到保护这些孩子们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成长,为什么还要沿用过去的规矩,剥夺他们可能拥有的未来?

最终这项规定在木叶确立下来,甚至并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便被云隐等忍村所借鉴。

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赶了个热闹,入了忍校就读,他们倒不是想学什么,实际上他们现如今的实力,可以完虐所谓的上忍,之所以跑来上学,总的来说,还是日子过得太无聊。在他们身边所有大人都忙的晕头转向,所有同龄人都来上学的情况下,两孩子不想被大筒木阿修罗有事儿没事儿揉搓着欺负,也就只能跑来上学了。

顺便一提的是,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原本是在抓了尾兽们,解释清楚石碑的真相后,就打算带着自家父亲叔叔回去的,然而千手扉间这时候拿了困扰他已久的一些问题请教大筒木因陀罗。

作为真正意义上创造了忍术的人,大筒木因陀罗对现今这个各类忍术百花齐放的世界,瞬间燃起了强烈的好奇。大筒木阿修罗再了解兄长不过,便主动提出留一阵子,造成的结果就是大筒木因陀罗几乎天天泡在千手扉间的实验室里——毕竟千手扉间这样的研究狂收集的各种资料数据是再齐全不过。大筒木阿修罗没自家兄长那样的兴趣,闲极无聊,就只能逗弄逗弄小尾兽们,欺负欺负变成小孩子的自家父亲叔叔了。

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在忍校里过得很自在,忍校的老师事先得到了叮嘱,对他们两个持以非常宽松的态度,简而言之,就是他们想干嘛干嘛,只要别打扰正常的教学进度。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非那种皮得令人头疼的孩子。

“羽村,你说那个日向家的孩子什么时候才会真的过来和你说话?”大筒木羽衣眼角余光扫到那个一直踟蹰不前的孩子,好笑道,“他都磨磨蹭蹭好几天了。”

大筒木羽村纯白无垢的双眼眨了眨,不自觉歪了歪小脑袋:“大概,还要再过几天。”

自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很不厚道的拿大筒木羽村的转生眼把日向家坑进木叶、又把人家日向先祖的身份透露出去后,日向家每次面对大筒木羽村都是说不出的纠结。谁家祖宗看起来五六岁啊!他们瞧着可别扭了好吗!

日向家的孩子们当然不可能被告知大筒木羽村的真正身份,只是透了只言片语,类似于他的辈分很高很高很高……这种。造成日向家的孩子们有心和大筒木羽村亲近亲近,但是……谁想喊一个看着和自己同龄的人做曾曾曾曾祖父呀!

评论(28)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