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从天上来 20

如果在激战中的扉泉分别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团子所砸中……

CP柱斑扉泉衣村修因
衣村团子外貌记忆维持五岁,萌萌哒的两小只

这篇终于要完结了,感觉拖了好久
还有就是,大家端午节快乐!

———————————————————————————————

大筒木羽衣其实对日向们是有基础好感的,别的不说,仅仅是他们的白眼就会让他想起自家乖弟弟——至于同样拥有白眼的母亲,那就还是算了吧。然而,时不时欣赏着日向们这么纠结的小模样,大筒木羽衣却从没想过帮他们一把,完全是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心理了。

大筒木羽村对自家兄长偶尔爆发一下的小恶趣味可谓是心知肚明,好笑的道:“兄长真是的……”不过他乐意纵着兄长就是了。

“太无聊了总要找点乐……羽村你在看什么?”

今日是个多云的天气,灿烂的阳光被云层挡去了许多,月亮的轮廓隐约可见,大筒木羽村注视着月亮:“兄长,因陀罗和阿修罗说,这个月亮是兄长为了封印母亲而制造的,兄长怎么觉得呢?”

“母亲吗?”大筒木羽衣面上展露了超出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惆怅,“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现在这样的状态只是暂时的,是失去了一段记忆。我不知道母亲到后来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以至于让我们与她反目为仇,但是……”

“不后悔的感觉呢。”大筒木羽村接道,微微笑了起来,“我们是跟母亲最接近的人,母亲赋予了我们生命与力量,所以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为母亲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母亲是神树化身永生不死,即使被封印了亦是如此。”大筒木羽衣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来到这个时代后,他和羽村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是半成品术式造成的意外,而是因为这个时代,他和羽村的灵魂与意识仍旧存在。

当年封印母亲后,他和羽村想必许下了相同的诺言:他们死后会在黄泉守望这个世界,陪伴着母亲,直到时间的尽头。

明晰了这一点,大筒木羽衣的轮回眼仿佛穿越了生死的界限,他发现自家弟弟身后出现了一个虚幻的身影,青年身材高挑,模样熟悉又陌生,那分明就是大筒木羽村长大后会有的样子!青年冲他颔首一笑,嘴唇闔动数次,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说的是:兄长,我送你们回去。

大筒木羽衣只来得及抓住自家弟弟的手腕,就被突然卷入一阵查克拉漩涡之中,开启的时空间通道瞬间将他们整个人吞没。

察觉到不对匆匆赶过来的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面面相觑,呆愣了好半天,后者才嘴角不住抽搐的道:“尼桑,父亲和叔叔这又是……掉哪儿去了?”他们不就是一个没注意吗,怎么父亲叔叔人又不见了!

饶是以大筒木因陀罗的心性修养,这会儿同样是满心的无语,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能不能给他们省点事儿!他算是弄明白了,父亲就是个不靠谱的家伙!幸亏阿修罗这点不像父亲。

一边过来看热闹的千手兄弟和宇智波兄弟努力忍耐着不要笑出声。说老实话,因为自家双亲太不靠谱,兄弟两个千辛万苦从一千年前找到一千年后,好不容易寻到了人,结果就一会儿没盯近,人就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事儿,换成谁听了都要为他们掬一把辛酸泪。这儿子当的,可是太不容易了。

“父亲和叔叔真是的……这次该不会又往后掉了一千年吧?”大筒木阿修罗的表情郁闷至极,这样算下去,他和尼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他们的时代悠闲的过日子?简直遥遥无期!

“阿修罗,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和兄长吗?”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大筒木阿修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只手按住狠狠揉了揉头发,大筒木羽村又道:“我可是听着有点伤心呀。”

“叔、叔叔?!”大筒木阿修罗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形并不凝实、怎么瞧也不是大活人、维持着二十来岁外貌的大筒木羽村,“你怎么……不是刚刚……啊,难道说,是这个时代的叔叔……?”

“好歹你还不算笨到底。”大筒木羽村又捏了捏大筒木阿修罗的脸颊,才在后者可怜巴巴求放过的目光下松了手,眉眼间的愉悦显而易见。

比起后来与因陀罗为敌,而不得不逼迫自己飞速成长,以至于再找不到过去那种单纯自在,日渐显得深沉从容的忍宗继承人,果然,还是这个依旧被因陀罗宠爱着而事事无忧,偶尔起点坏心眼的阿修罗更讨人喜爱。

大筒木羽村这么想着,目光转而落到了大筒木因陀罗身上,他笑道:“因陀罗,你看起来很好。”

“叔叔。”大筒木因陀罗微微点头,算作打过招呼。

“我把他们送回自己的时代了,所以不用担心。”大筒木羽村解释道,“另外,母亲留下的那个人,我和兄长已经知道了,我会留心去找的,你们放心。不过,你们那个时代的事情,就要交给你们自己处理了。”

“我知道了。”大筒木因陀罗本就决定一回去自己的时代,就立刻追查这件事。

大筒木阿修罗左右看看:“咦,只有叔叔你过来了吗?父亲没一起?”

大筒木羽村轻咳一声,含蓄道:“兄长另外有点事。”实际上是因为一念之差,坑的儿子们直接互杀,恩怨情仇还一个不小心就持续了上千年,差点就危及大筒木辉夜的封印,大筒木羽衣面对另一时代的儿子们,有点无颜以对,所以干脆就把事儿都推给弟弟代劳了。

说实在的,大筒木羽衣其实真的没有料到,他决定改变继承人人选后,长子会那么强烈的反弹,甚至连宠爱多年的阿修罗都能舍弃。想想过去,再看看如今的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大筒木羽衣整个人都木了,你们是这样的关系早说呀!他有那么不开明吗!你们好好的别闹,他给你们办婚礼都成!

大筒木羽村又好气又好笑的回忆着兄长吞了苦瓜似的神情,继续道:“兄长有些时候脑子转不过来弯儿,你们不用管他。”

大筒木阿修罗深以为然的点头:“我听叔叔的。”如果回去后,父亲不同意他和尼桑在一起,他就去月球找叔叔求情!

“叔叔,这个世界的我和阿修罗,是不是……”

“因陀罗,你只要清楚你现在什么最重要就行了,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不要让它影响你的决定。”大筒木羽村打断了长子,他知道以这孩子的敏锐,肯定察觉到了什么,但他不愿他多心,“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你应该明白。”

大筒木因陀罗眉间微蹙,可当那双写轮眼印入大筒木阿修罗的面容时,让他躁动不安的心定了下来。他没有再追问,也不再好奇,毕竟,握在自己手中的,才是最为重要的。

“另外,请你们帮我转告日向,”大筒木羽村这话是对着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说的,“转生眼的出现,需要牺牲无数白眼为代价,这样得不偿失的力量,我希望日向能够克制住对它的渴望。”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对视一眼,应了下来,不过是传句话,日向怎么决定就与他们无关了,说到底,这是日向的私事儿,他们没资格管那么多。

大筒木羽村把想要交代的都说清楚了,与两个儿子告别后便返回了黄泉。

大筒木阿修罗目送他离去后歪头看向自家兄长:“尼桑,现在回去吗?”

大筒木因陀罗还有点不舍得:“很多书我还没看完……”说着,他把目光看向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我把那些书和卷轴都给你拷贝一份。”

大筒木因陀罗满意了:“等你拷贝完了,我拿了书就和阿修罗离开。”

评论(25)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