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从天上来 21<完>

如果在激战中的扉泉分别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团子所砸中……

CP柱斑扉泉衣村修因
衣村团子外貌记忆维持五岁,萌萌哒的两小只

———————————————————————————————

千年前。

大筒木因陀罗把千手扉间库存的那些没看过的书籍卷轴都要了一份拷贝版带走,便心情很好的带着自家弟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说起来,他们兄弟两个完全没想到会在那个时代停留这么长时间,以至于忍宗虽然有几个元老在,但多多少少还是因为几位主事人都跑没影儿了,而颇有些动荡不定。

兄弟两个刚落地就见到了自家父亲和叔叔,不等恢复了原状的大筒木羽衣发话,大筒木阿修罗决定恶人先告状,用分外委屈的口吻道:“父亲!你真是的,到底怎么回事呀,把我跟尼桑就这么扔一边和叔叔私奔了!”

大筒木羽村:“……”

大筒木羽衣:“……阿修罗!”

大筒木阿修罗决定把胡搅蛮缠发挥到底:“我又没说错呀,父亲你跑去别的世界玩还不忘记带上叔叔,怎么就不记得先跟我或者尼桑说一声?我们找你们找的可辛苦了,找到之后你们居然还不认我们这两个儿子!”

大筒木因陀罗努力忍住笑意,十分配合宝贝弟弟,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家父亲,明摆着受委屈的姿态。

大筒木羽衣:“……”他那时候的记忆才五岁呢!能知道你们两个是他儿子才见鬼了!

远在月球还无端端被自家兄长坑了一把的大筒木羽村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边笑一边冲兄长摆手,道:“谁让兄长你这么不靠谱,孩子们当然觉得委屈了。”他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小儿子这边,“因陀罗、阿修罗,下次兄长再这么不靠谱,你们就别管他了。”

“不行啊叔叔,”大筒木阿修罗状似十分苦恼,“父亲不靠谱坑了自己也就算了,万一和这次一样,把你也一起坑了怎么办?”

话音方落,三人齐齐扭头看向了大筒木羽衣,后者满脸黑线的道:“……不会有下次了的!”

大筒木阿修罗啧了一声:“有点不可相信呀父亲。”

大筒木羽衣伸手狠狠捏住小儿子的耳朵,无视掉后者的嗷嗷痛呼,没好气道:“嗯?你说谁不可信呢,阿修罗?”

大筒木阿修罗:“……痛痛痛!父亲放手啦!尼桑救命!”

大筒木因陀罗赶紧上前解救下来自家弟弟,不过有了大筒木阿修罗这一阵的插科打诨,显然气氛好了许多,他正了正神情,开口道:“父亲、叔叔,有件事要告诉你们。”

“怎么了?”长子摆出这样的表情,便是要谈正事了,大筒木羽衣亦收敛了戏谑的神色。

大筒木因陀罗瞟了自家弟弟一眼,后者与他心意相通,轻轻点点头,他便没什么可顾忌的了,直言道:“我和阿修罗在一起了。”

大筒木羽村眨眨眼。

大筒木羽衣:“……不好意思再说一遍?”

“我和阿修罗在一起了。”大筒木因陀罗一字一句的重复。

“你、你们……”大筒木羽衣终于回过神,看着自家两个儿子,颇有几分哭笑不得,“我和羽村的例子,不是拿来叫你们学的!”

“但事已至此,父亲叔叔你们不反对的,是吧?”大筒木阿修罗虽然嬉皮笑脸的,但这话问的却颇有些小心翼翼。父亲和叔叔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难看懂,比之寻常兄弟要更亲密深刻,若说是伴侣却又少了一分暧昧缱绻,他之前担心父亲的反对他和兄长互相爱慕,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筒木羽衣蹙眉,没有赞成却亦没有反对。

他不发话,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肩并肩坚定的站在一处,等他的决定。

气氛瞬间便僵持住了。

大筒木羽村瞧了瞧儿子们又瞧了瞧自家兄长,无声的叹了口气,开口道:“因陀罗、阿修罗,你们已经成年了,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就不要后悔。”

这就是支持的意思了!大筒木阿修罗欣喜若狂,大筒木因陀罗面上了也带出了喜色。

大筒木羽衣张了张嘴明显想说什么,却到底没有出声,从小到大他几乎从来没有驳斥过羽村的决定,这一次同样如此。他能有这样默认的态度,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已经觉得很好了,也不得寸进尺,免得刺激自家父亲,立马便告辞了。

被儿子们一起抛弃的大筒木羽村好笑的摇摇头,手掌在自家兄长眼前晃了晃:“兄长?”没被气晕吧?

“羽村,别闹。”大筒木羽衣无奈的按住弟弟的手,“你真觉得因陀罗和阿修罗在一起会很好?”

“这两个孩子一直都很互补,不是吗?”大筒木羽村如此道,“我明白兄长在担心什么,但正因为因陀罗更像母亲,我才觉得有阿修罗在他身边是件好事,毕竟阿修罗说的话,因陀罗是听得进去的。”

大筒木羽衣叹了口气:“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大筒木羽村神色微变,本就白皙的脸庞透出几分苍白:“兄长……”

当年他们兄弟联手、苦战多日堪堪击败母亲,却面临着不知该拿十尾庞大的力量如何处置的窘境,大筒木羽衣最终以自身为牢笼,将十尾封入体内,选择成为十尾的人柱力。之后大筒木羽衣想出了分离十尾之力的办法,将它化一为九创造出九只尾兽,可即使有外道魔像庞大生命力的支持,他仍因此卧病在床了整整一个月。更别提后来,他将外道魔像亦剥离体内,以地爆天星造出月球将之彻底封印。

这般折腾下来,就算是大筒木羽衣实力再如何超绝、仙人体再如何强悍,也是元气大伤、折损根基,注定了不可能长寿!

如若不然,膝下二子才堪堪二十出头,大筒木羽衣本人更是尚不及五十岁,以他的力量,如何会现在就急着想定下继承人来?还不是自知寿命无多,想要早点安心。

“命数这个东西,不能强求。”大筒木羽衣安抚的对自家弟弟笑了笑,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原本想着,趁我还有精力,再考察这两孩子一番。不过,他们既然决定互为伴侣,你也看好他们,那就算了,万一叫他们生出嫌隙就不好了。”

“忍宗我会交给他们两个,月球那边虽然少不了你主持大局,但因陀罗和阿修罗毕竟年纪轻,你要是有时间,就多照拂他们一些。”

这番话就几乎等于是遗言了!大筒木羽村暗暗咬牙,神色越发灰暗。

“好了羽村,别这样的表情。”大筒木羽衣失笑,“另一个世界的你能从黄泉来到现世送我们回来,我死之后,经常回来看看你应该不难。”

“……兄长,要记得遵守承诺。”大筒木羽村认真道,“你如果不来看我,等我到了黄泉,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筒木羽衣摸摸鼻子:“你放心。”哪次真惹火了羽村不是他自己倒霉,他还敢不吸取教训?

弟弟有些时候,真是拿他没办法呢。

千年后。

“弟弟有些时候,真是拿他没办法呢。”千手柱间单手支着下颚,无奈道。

宇智波斑黑着脸:“死白毛要不是你弟弟,我早宰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了!”

千手柱间揉揉额头,腹诽自家弟弟这次干的实在不地道。

事实上,没出什么大事,就是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的关系不小心被日向家一个小孩在练习白眼的时候曝光了。

造成的结果么,有两个。其一,木叶专门划了一片森林给日向家练习白眼——顺便一提这片森林的隔壁就是划给奈良家养鹿用的——禁止他们在村内无故使用白眼窥探旁人隐私;其二,在千手和宇智波两家的长老们被集体气晕的情况下,千手扉间顺走了一份任务卷轴,拉着宇智波泉奈就出村玩儿……啊呸,是出任务去了。

徒留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来给自家弟弟们收拾烂摊子。

“扉间真是的,直接告诉长老们,他从因陀罗哪儿问到了阴阳遁生子技术不就行了,干嘛拉着泉奈跑了呢。现在可好,真不知道情报班都是怎么工作的,搞得现在全忍界都以为他们私奔了。”千手柱间颇为无奈,“我们又不是棒打鸳鸯的人!”

宇智波斑:“呵呵。”他可是很想棒打鸳鸯,尤其灭了那只白毛!

“斑,你快别气了,他们在一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勾搭的时间可比他们这两个当哥哥的更久呢。

宇智波斑冷哼一声:“等他们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们。”这次他是下定决心,连弟弟亦要好好管教一番了。

千手柱间对于弟弟扔下一堆公务出去逍遥自在十分怨念,闻言赞同:“到时候喊上我一起。”

“没问题!”

宇智波泉奈:“……啊啾!”

千手扉间:“……啊啾!”

评论(35)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