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上

如果最终决战时,辉夜姬被封印前用一切力量抹去了阿修罗一脉的存在
这是个没有阿修罗一脉也没有黑绝的世界发展可能

CP修因柱斑鸣佐衣村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两三章搞定吧,更新无保证请慎入啊!

———————————————————————————————

大筒木因陀罗是被世人尊为六道仙人的大筒木羽衣的独子。

他打小就不是一个容易亲近的人,或许是太过聪慧太过早熟,他显得与同龄人格格不入。当其他人玩闹疯耍的时候,他总是仪态端庄的正坐在桌后,安静无声的读着一卷卷轴;或客客气气的敲开自家父亲的房门,请教疑惑再寻求指导。

他生来天赋卓绝,继承了大筒木羽衣的仙人眼,那双三勾玉写轮眼静静的看着他人时,无端便会令人觉得压迫,进而不自觉的在他低下了头。但其实大筒木因陀罗是个很好看的人,小时候精致漂亮,长大了更是容姿端丽,可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表达爱慕。

远如云端,忍宗众人都觉得这是对大筒木因陀罗最恰当的形容词。

大筒木羽衣看着独子无奈的叹息:“因陀罗,你这个样子,我将来要是不在了,你是打定主意单身一辈子么?”

大筒木因陀罗跪坐在自家父亲面前,他态度恭敬,语气里却透出了些许不屑轻蔑:“不过一些庸俗之人,我何必和其中之一共度一生?”他顿了顿,又道,“父亲,您不也是一直一个人吗?”

“我不一样。”大筒木羽衣摇头,“我有羽村。”

大筒木因陀罗微微一怔,他垂下了那双艳丽的写轮眼,淡淡道:“那真可惜,您和叔叔没有给我一个弟弟。”

大筒木羽衣却似十分无奈苦恼的伸手拍拍独子的肩膀,打趣道:“有你一个儿子我就够操心的了,再来一个?可饶了我吧,我可不想死都死的不安心。”

大筒木因陀罗却丝毫没有被逗笑,他默默凝视着大筒木羽衣近年来更显苍老憔悴的面容,直言道:“父亲,您还剩下多少时间?”

“长就半年,短就一两个月。”大筒木羽衣如实道。

大筒木羽衣年不及五十,以他当世最强的实力,本不该如此短寿。

偏偏,他有一个母亲,一个强势冷酷疯狂起来灭绝整个人类都毫不犹豫的母亲。他和他弟弟大筒木羽村联手苦战多日,险些与之同归于尽,最后透支了全力才堪堪击败了她。为了安置好母亲留下的十尾,他不惜以几身为牢笼充作十尾人柱力,再将十尾之力一分为九,最后更是抽出外道魔像造出月球将之封印。因此,他生生折损了数十年寿元,但他觉得很值得,母亲的封印安排好了,弟弟也保护的很好,还能留下二十年给他养养孩子,足够了。

其实很难说当年他决意阻止自己母亲时是什么样的心态,他拥有轮回眼,无限月读伤不了他,他亦能护好自己弟弟。一直到如今,死亡的脚步如此临近,大筒木羽衣才真正想明白,他那时确实没有太多的怜悯博爱,比起整个人类的生死存亡,他只真切的明白了一件事:母亲已经疯了,今天毁灭的是人类,明天就是他和羽村。

他不怕死,但他不想自家弟弟死的这么早,所以母亲非除不可。

大筒木羽衣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年在和羽村用阴阳遁诞生了因陀罗后,没有想过再生一个孩子呢?如果多了个弟弟或妹妹,因陀罗可能就不会永远都是一个人了。

“我知道了。”大筒木因陀罗浅色的嘴唇抿紧,即使淡漠如他,面对亲生父亲即将离世的事实,也无法做到平静以对,“我会做好准备的。”

大筒木羽衣微微颔首。

不再继续打扰自家父亲休息,大筒木因陀罗退出了房间,回去了自己的屋子。今夜月光明亮,清风微凉,他站在庭院中沉默的看着那一轮明月。

弟弟……吗?

大筒木因陀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样一种感受。

从他有清晰记忆、能独立思考开始,他就觉得他该有个弟弟,不是或许不是可能,是应该,是理所当然。

他的弟弟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会比他更好更优秀更讨人喜欢,实力一定会很强,他继承了父亲的仙人眼,弟弟若是继承了仙人体就很完美了。当然,如果弟弟很弱很废柴,那也没什么,他会竭尽全力让自己变得更强,一定可以保护好弟弟。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在外人看来太过冷淡、对忍宗众人的要求也太过严苛,但他并不打算改,这是他的信念与坚持,即使是父亲,也不能让他退步。有时他会想,如果是他弟弟,面对这些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是和他一个阵营……或者与他截然相反?大筒木因陀罗嘴角便不自觉的浮现了浅淡的笑意,似乎都没什么不好。

可随即那抹微笑便隐去了,因为,他是父亲的独生子,他并没有弟弟。

为什么会没有呢?

大筒木因陀罗不明白自己的惆怅是从何而来,更不懂自己为何会这么执着于一个并不存在的血亲。

可那种寂寞,是任谁也无法驱散的,大筒木羽村不行,大筒木羽衣……也不行。

大筒木因陀罗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自家父亲偶尔审视他时,眉眼间透出的那一丝忧虑。他并不是父亲心目中最满意的继承人,他心知肚明,只是,除了他,父亲再没有第二个选择。

难受吗?曾经有过。

年少时第一次明白父亲对自己的失望,他自嘲的想过一次,父亲再不满意又能怎么样,还能换个继承人吗?可惜,没人可换,谁让父亲和叔叔就生了他一个?但很快,这样的情绪便散去了。

如果有一个和他竞争的弟弟,又有什么呢。最可怕的,分明是没人和你争。

大筒木羽衣曾对他说过,写轮眼可以最终进化成为轮回眼,而促使写轮眼瞳力提升的,除去资质,更多的却是意志。

他问是什么意志。

大筒木羽衣回答,失去珍视之人的痛苦,或不惜一切想要保护他人的欲望。

大筒木因陀罗久久无言,抬手轻抚自己的写轮眼,最终回应道:“三勾玉便足够了,我不需要别的。”

他会给予忍宗众人足够的庇护,可他不会为保护他们牺牲所有。若他想要得到父亲所说的万花筒写轮眼,怕是只能等父亲离世那天了,可这绝不是值得期待之事。

所以他很快放下了万花筒写轮眼这件事,按部就班不疾不徐的修炼,父亲从不在这方面给他压力或要求,他的本性是渴望力量,但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是除却父亲叔叔外最强大的人,这两人偏偏绝不是单纯努力就能够超越的人,那他继续修炼的动力何在?大筒木因陀罗回答不出来。

夜空忽然飘过了几片云朵,将那轮圆月隐隐绰绰的遮去了些许,大筒木因陀罗这才回过神来,闭了闭因长久眺望远方而显得有些酸涩的双眼。

分明是顺畅而无可挑剔的人生,为何他却只觉得平淡如一潭死水?继承忍宗、守护祖母封印、以自己的意志决定未来……许多年前便决定好的路,如今一步步走来却这般枯燥无味。没有丝毫波澜,同样没有丝毫留念,只是日复一日重复着同样的时光。

大筒木因陀罗觉得他失去了一件极为珍贵的宝物,然而最可笑的是,他这一次,从未得到过它。

评论(35)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