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 上

一切结束之后的第三年,大不敬之地新生了一位天生鬼王
背景设定是这样的,原著为主+剧版为辅+一部分私设
关于弟弟的名字,我在鬼面和夜尊这两个称呼中犹豫了一秒钟,果断选了夜尊,虽然这个很中二,但鬼面这个名字更不像样啊

CP夜巍/面巍,巍澜是师徒情、师徒情、师徒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沈巍有近万年没有踏足过这片故土了。

他静默的打量着四周的景致,大不敬之地与他印象中毫无差别,暗沉到透不进一丝光亮,空气中常年蔓延着浅浅的血腥气,是天生污秽又罪恶之所。

沈巍从未喜欢过这片土地,此次故地重游,亦不过是他人所托。

他并没有特定的目标,只不疾不徐的迈步向前,漆黑的长袍轻擦着地面,面具下昳丽的容颜平静无波,如墨的瞳孔中却泛着淡淡的冷意。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到鬼族新生的一位鬼王,至于寻到之后如何,便视情况而定了。

距离轮回大成、昆仑君归来,不过三年。

万年前鬼族诞生于大不敬之地时,便生就了一对双生鬼王,他们天生就是鬼族之王,有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存在,鬼族便再不会有新王。而三年前,夜尊自爆而亡、斩魂使身殉大封而成圣,这一对双生鬼王死的死、成圣的成圣,鬼族内自己便乱了套。

地府作为和大不敬之地比邻而居的倒霉蛋,大封破碎前日日担忧着什么时候鬼族会冲破大封,等到大封不复存在鬼族亦生了魂魄后,就更加头疼了,这……这平白就又给他们增加了好大一份工作量!鬼族成天疯了似的打打杀杀,魂魄入了地府还不安生,鬼差们都叫苦不迭了——又不敢为这种小事惊动沈·前鬼王·斩魂使·圣人·巍。

头两年倒不是不能忍,查探鬼族情况的人回禀了,这是鬼族内乱,要争出个鬼王来就能稳定下来。可这一年多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鬼族的动静越闹越大,似乎是又诞生了一位天生鬼王。

……又一位天生鬼王?

想想夜尊,再想想斩魂使,十殿阎罗们对鬼族的天生鬼王实在不能更膈应了,互相合计一番,决定让判官出面去求助沈巍。

判官原以为他需要费些口舌才能请动斩魂使大驾,却没想到沈巍一听鬼族新出了一位天生鬼王,不待他把话说完,便主动开口要往大不敬之地走一趟。判官内心琢磨着,莫非斩魂使对鬼族还残留了些情谊?可这万年间的言行举止,实在不像,怪哉。

沈巍当然不在意鬼族,他只不过想见见这位新生的天生鬼王。

这种好奇,并不是出自善意。沈巍几乎是在得知这件事的刹那便升起了一股浓浓的被冒犯的不悦,只他涵养极好,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

才不过三年,便已经有人取代了夜尊的地位了么?

沈巍站定在这片焦黑的土地上,斩魂刀凭空出现了他手中,他的目光落到了右前方的一处巨岩后,道:“既然来了,何必继续躲藏?”

巨岩后便显露出了一个人形。

除却万年前的两个双生鬼王,鬼族修炼有成者,也能化作人形。或者当真应了那番话,愈是黑暗罪恶便愈是美丽惑人,但凡能化作人形的鬼族,不分男女,个个容色出众,尤以沈巍夜尊这对兄弟为其中翘楚。

出现在沈巍面前这个,看模样,也是个俊俏人物,可一张口,却是语带浓重的讽意,道:“斩魂使大人驾临大不敬之地,所为何事?”

“本使有意见一见新生鬼王。”沈巍直言不讳。

这人神情顿时古怪起来,他看了沈巍好一会儿后竟笑了起来:“斩魂使是打算见人,还是打算杀人?”

“无缘无故,本使因何杀人。”沈巍蹙眉,“你若知道什么便说,不想说便让开路。”

这人便没再吭声,沈巍并不在意,迈步往前,与之擦肩而过时,却听他道:“鬼族没有新生鬼王。”

没有……新生鬼王?

沈巍脚步一顿,他本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不会听不出这话中隐晦的含义。可他却不敢轻易相信,他是看着夜尊自爆而亡的,怎么会……

这位陌生的鬼族没在意他的反应,继续道:“夜尊的心腹三年前就死的差不多了,这一年更几乎折损殆尽,我原以为是其中哪个冒大不韪去求了斩魂使你来救人,可竟不是。”

“他在哪儿。”沈巍的嗓音很平静,掩在长袍下的手却已青筋凸起。

“北边。”这人回答,“我是中立派,斩魂使到时候可千万别出卖了我。”

他话音还未落,面前的斩魂使已然没了踪迹,竟然片刻也等不得的走了。这架势,可绝不是去杀人的,他之前欠夜尊的人情,这便算还了。

沈巍到的很及时。

鬼族的强者来了个十之七八,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姿态,那位灰白长发的白衣鬼王已被逼入绝境。

沈巍几乎从未见过自家弟弟如此狼狈的模样。

他们初生时是茹毛饮血未曾教化,却并非连整洁干净都不懂,夜尊尤其爱干净,还喜欢穿一身白,衣上脏了一点便很不开心。可此时,他那身白色长袍上沾满了血迹、灰尘、泥土和汗渍,长发上甚至还有被火燎过的痕迹,唇角更不住的溢出鲜血。

怎么会这样?夜尊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沈巍心中不解,手中的斩魂刀却已然挥下,生生在鬼族的包围圈中斩出一条笔直大道,在四周惊骇的目光下,大步走到了夜尊身前。

夜尊身心俱疲,精力损耗到了极致,根本反应不过来。

或者说,从一年前他在大不敬之地苏醒时开始,他便一直弄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他分明已经死了,自爆而亡,死的彻彻底底,可怎么会一转眼又复活了?复活也罢了,偏偏他这么多年修炼而来的力量一丝不剩,却仍是天生鬼王之尊,若非还有几个心腹在,他怕是早被吞了个一干二净。

东躲西藏撑到现在,下属死伤殆尽,夜尊早已做好了准备,他便是要死,也绝不会便宜了任何人。想吞噬了他一步登天成为鬼王?不若陪他一起去死罢!

可这千般算计万般谋划里,却绝没有现在这一幕。

沈巍怎么会在这里、沈巍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沈巍知道他没死么……

诸多疑惑在脑海里一一闪过,看着那一身黑袍、威名赫赫的斩魂使一步步走近,夜尊心底最深处、近乎奢望而自暴自弃的想着,哥哥会不会是特意来救他的?

不,别妄想了。

沈巍就算知道他还活着,不来杀他便算是顾忌那微薄可笑的兄弟之情,怎会肯来这素来厌恶的大不敬之地救他?

万年前,沈巍不也是松开了他的手,任由他跌进了大封之中?

太多了,类似的事太多了,多到每每回忆起来,内心都如同被冬日寒风呼啸而过。夜尊一边想着,一边却微微垂了垂眼,眼眸中自然而然流露出些许可怜之意,姣好端丽的面容则显得委屈极了,他抬起手很吃力的想要去抓沈巍的衣袖,同时带着哭音软软道:“哥,帮帮我……”

夜尊从来不在乎对沈巍示弱,能活下来才更重要不是吗。而且,他哥哥君子端方、心肠又软,最吃这一套了,只是以前就使过,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管用。

夜尊以为沈巍不可能让他轻易近身,可直到他的手抓住自家哥哥的黑袍,对方都没有甩开他的意思。

相反,沈巍顺势挡在了夜尊身前,将他护在身后,开口道:“诸位对愚弟有何指教?”他右手紧握的斩魂刀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没成圣的斩魂使便已然很可怕了,成了圣的斩魂使只会更可怕,没活腻歪了谁想去试试那斩魂刀究竟锋利不锋利?沈巍这做兄长的一副护定了自家弟弟,鬼族诸人再不甘心亦只能乖乖离开,夜尊如今多了斩魂使做背后靠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恢复如初,到时候他们……

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事儿,简直随便想想就能出一身冷汗,他们还是回去好生考虑考虑对策吧!

原本拥挤的地方只剩下兄弟两个,沈巍收起斩魂刀刚一转身,只见夜尊对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笑,可这个笑容还来不及展开,身子便一软,朝着沈巍怀里倒去。

“夜尊?!”沈巍心下一惊,将人揽在怀里粗略检查一二,发现并无性命之忧方松了口气。

大不敬之地不是休养的好地方,夜尊怎么会复活又为何力量全失都是谜,总得找个合适的地方安置夜尊……沈巍思忖片刻,决定带着弟弟回家。

评论(25)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