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初七

双生 中

一切结束之后的第三年,大不敬之地新生了一位天生鬼王
背景设定是这样的,原著为主+剧版为辅+一部分私设
关于弟弟的名字,我在鬼面和夜尊这两个称呼中犹豫了一秒钟,果断选了夜尊,虽然这个很中二,但鬼面这个名字更不像样啊

CP夜巍/面巍,巍澜是师徒情、师徒情、师徒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把夜尊带回地上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沈巍心知肚明,可他实在想不到第二个可以安置夜尊的地方。

他把仍旧处在昏迷中的弟弟放在床榻上,帮他退去满是污垢的长袍,用沾了温水的毛巾一点点擦拭肌肤上的脏污,怕扯痛他的伤口,沈巍动作既快又轻。他本就是个擅长照顾人的性子,有心之下,只会比常日里更体贴周全。

简单的清洁过后,沈巍替夜尊换上自己的衣服,抬手在屋内布下了仅供他一人进出的结界。没有他的允许,外人轻易进不来这屋子,夜尊当然也出不去。既然把人带来了地上,沈巍总得为其他人的安全负责。

夜尊安静的沉眠着,惨白的面容没有一丝血色,他太过虚弱了,如果仅凭自己的恢复力,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对鬼族来说,最好的治愈伤势的方法,当然是吞噬鬼族的血肉,越强大效果越好。

沈巍拿刀扎进自己心口的手并没有迟疑。他和夜尊是双生鬼王,他的心头血效果自然是最好的。他可以为了对自己有大恩的师父取血,自然也可以为亲弟弟做同样的事,更何况,这个弟弟还是失而复得。

血是有了,可怎么喂下去,却成了个难题。

沈巍迟疑着抿了一口自己的血,俯下身贴向夜尊苍白的唇瓣,舌尖从唇缝中探入,再小口小口的将血液渡过去,看着他慢慢咽下。

沈巍的耳根不自觉的红了个彻底。

他和夜尊有过比这更甚许多的亲密,在万年前的大不敬之地、在三年前的功德古木上……相较于其他鬼族,沈巍并不是一个重欲之人,对这种事,夜尊比他热衷许多。在没有意外离开大不敬之地拜师昆仑前,他任由亲弟弟一次次拥抱占有,从未觉得有何不对——他们本就是双生的鬼王,是这世上最接近彼此的存在,这般肌肤相亲有何不对?

可昆仑教了他何谓礼义廉耻、何谓纲常伦理。

世事本就是如此,当多数人都遵从着同一个观念时,余下的人亦只能被迫如此,不然只会被视为异类被大众所排斥。

沈巍其实并不在乎当个异类,但昆仑悉心教导他栽培他,如师如父,如此大恩,他不能让昆仑失望。他没有再回去大不敬之地,留在了昆仑身边,希望时日长久能让他心中的妄念渐渐消退。

可他竟忘记了,地上的一切都对鬼族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既然想要,那便去占有,这是鬼族的天性。一场滔天的大乱,后土大封落成,沈巍到底还是没能抓紧自己弟弟的手,看着对方跌入封印内,他却被昆仑强行升了神格,为了能让昆仑入轮回,更不得已与神农定下了约定。

大封若是破碎,他会与鬼族同归于尽。他应的干脆无比,却从来没有承诺过,会确保将鬼族杀得一个不留。他自个儿愿意和鬼族同归于尽,也得保证鬼族一个不落的都在大封后等着他不是吗。万一走丢了一两个——例如他弟弟——这难道还能怪到他头上?

沈巍觉得是不能的,至于神农,呵,有本事活过来与他理论理论。

由此可见,沈巍其实从来没和夜尊认真计较过什么。哪怕这万年间夜尊事事和他作对、拼命给他添麻烦、误会他和昆仑的关系、功德古木上还疯了似的对他用强……这在斩魂使看来,都不算太大的事儿,他能兜得住。

更何况,当年是他离开了夜尊最后又没能救他,本就亏欠。

唯一真正让沈巍险些气疯了的事,是夜尊的那一场自爆。

时至如今,沈巍回忆起来仍旧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怒气,眉头紧蹙、目光不善。

夜尊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的沈巍,他尚有几分迷糊的神智立马清醒了。能让素来波澜不惊的斩魂使流露出这样明显的怒意,估计有人要倒大霉,这样的念头在夜尊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屋子里就他和沈巍两个人,他家哥哥这怒意的指向点,很可能就是他。

夜尊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他口腔内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气,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他家哥哥既然肯取血为他疗伤,就算再生气,显然也不会立马抽出斩魂刀把他一刀砍死。

夜尊有恃无恐,唇角上扬,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刻意放软了声音唤道:“哥哥。”

沈巍不动声色,只拿了煮好的蔬菜粥送到他手边。

夜尊丝毫也不见外,接过来便开开心心的吃,一碗粥见了底才道:“哥哥的手艺真好,没想到我这个弟弟竟然还有尝到的一天。”

“我以为,你三年前便死了。”

难得有这样和平相处的机会,沈巍一开口却只会提这种事。夜尊心内嘲讽,面上却是不显,反而好笑的瞧了一眼沈巍:“怎么?斩魂使大人见我没死,觉得万分遗憾?”

沈巍眉头愈发紧皱。

“也是。以前的斩魂使有我这么个弟弟便已经很难堪了,如今我听说哥哥你还成了圣,怕是连我的名字都不想听见了吧?说起来,哥哥之前怎么会心血来潮跑去大不敬之地?”

“受人之托。”沈巍这才想起来,他带着夜尊一路回到地上,还没来得及跟判官说一声。

和自己想的答案没什么区别,夜尊又道:“既然哥哥只是顺手捡了我,如今不知是什么打算?把我困在后土大封不够,还要锁在这屋子里?”夜尊力量消散,眼力却还在,这包裹四周的结界如果不是为了防着他的,他夜尊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沈巍淡淡的道:“你给我好生休养,不要想些别的。”

夜尊咬牙:“何必做出这么一副好兄长的模样来?我现在这样子,就算放我出去我还能去祸害谁?你到底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以防万一罢了。”

“斩魂使大人既然如此不放心我,怎么不干脆让我死个干……哥、哥哥?!”

沈巍忽然取下了眼镜,漆黑的长发垂落,有几缕更落到夜尊手边,夜尊近乎本能的将它们抓在了手心,只听耳边传来一阵叹息,带着十足十的困惑不解道:“弟弟,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我一心想要你死?”

夜尊听得出来,沈巍是真的疑惑不解,同样就意味着,沈巍其实从来没有想过杀他。

可不对,沈巍抛弃他不救他,这万年间他不管做什么,沈巍从来都是轻蔑的忽视他。这次,他把屡次把主意打到昆仑的转世赵云澜身上,又泄愤般的折辱过他,沈巍怎么会不想杀他呢?

夜尊的神情太过茫然,沈巍瞧了险些被气笑,他如何还能不明白,自家弟弟怕是一心以为他是个杀了亲弟弟还能面不改色的人?

这一万年,他们兄弟到底是秉持着怎么样荒诞可笑的念头度过的?

“我不管你以前是怎么认定的,我今天在这里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你。”

当年的小鬼王成了如今斩魂使,于夜尊而言,差别没有很大,总归还是他的哥哥。他的哥哥不会在这种事上说谎,所以……夜尊无意识的抓紧了手里那几缕黑发,是他想错了?无论如何,他的哥哥至少从未期待过他的死亡?

夜尊不知道这值不值得高兴,应该还是值得的吧,总比之前以为哥哥想杀他来得好。当然,如果哥哥能对他再好一点、更好一点……

人心不足。

夜尊贪婪而占有欲旺盛,沈巍从不让步也罢了,可他既然先退了一步,便会让夜尊渴望更多。这是他刻在骨髓里、流淌在血液中的贪念,永远都没有消失的那一日。

夜尊的妄念在疯狂的蔓延,眼眶却微微一红,伸手环住了哥哥的腰,把自己埋进了那带着书墨清香的怀抱,委屈的哽咽道:“哥哥,是我错了。”

他想错了,若是早知道,他在哥哥心里不是一丝地位也无,他早就该换一种方法了。

“哥哥,这一年我过的好苦,好多次差点就死了。”

沈巍安慰的摸了摸弟弟的灰白长发:“没事了,有我在。”

是了,就是这样,多心疼他一些,多在乎他一些,最好你的心里眼里,都再放不进第二个人。夜尊在沈巍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丝无餍的微笑。

评论(14)
热度(343)

柒月初七

请往下看置顶。

© 柒月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