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初七

双生 下

一切结束之后的第三年,大不敬之地新生了一位天生鬼王
背景设定是这样的,原著为主+剧版为辅+一部分私设
关于弟弟的名字,我在鬼面和夜尊这两个称呼中犹豫了一秒钟,果断选了夜尊,虽然这个很中二,但鬼面这个名字更不像样啊

CP夜巍/面巍,巍澜是师徒情、师徒情、师徒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个论坛体的后续《卧槽我好像看见沈教授魂魄出窍了啊啊啊啊啊》,点头像可入

———————————————————————————————

在特调处众人看来,近来的沈教授未免太过深居简出,龙城大学、特调处、自己家里三点一线,而且来去匆匆绝不多浪费一点儿时间,像是家里有什么人等他回去似的。

“不会真是有对象了吧?”祝红眼中冒光,八卦雷达全面启动。

“那个,沈教授谈恋爱不也挺正常的吗?”郭长城整理着资料框,小小声发表自己的观点。

“小郭啊,你想想,沈教授谈恋爱没啥大不了,斩魂使谈恋爱那就是个大新闻了。”祝红道,“老赵,你说是不是?”

赵云澜从他们讨论这个问题开始就没吭声,直到这会儿被祝红点了名,才把含在嘴里棒棒糖拿了下来,一脸的一言难尽,道:“这事儿呢,和你们想的有点不太一样,当然也没有偏差太远。”

“啥意思?”祝红被这古怪的说法弄懵了。

赵云澜扶额。

沈巍的不对劲儿,赵云澜是特调处里头一个发现的,毕竟万年前他们是师徒,如今是好朋友好兄弟,沈巍这个人他还是很了解的,对方这疑似金屋藏娇的举动,简直让赵云澜的好奇心爆棚。

于是在半个月前的一个平凡的下午,赵云澜溜溜达达的蹭到了沈巍家,没想到的是,沈巍还给自己家里布了层结界。这可奇了怪了,沈巍到底在家里养了个什么人还得弄个结界?

赵云澜没想打破结界把沈巍招回来,但这不妨碍他敲敲没被结界盖住的门。

“什么人?”

这声音可实在是太耳熟了,赵云澜一阵牙疼:“夜尊?!”

“……赵云澜?!”

沈巍下了课匆匆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就发现自家弟弟和赵云澜隔着一层结界外加一扇防盗门“聊天”聊的万分愉快。这样的场景显然不在沈巍的预料范围内,他赶紧掏出钥匙开了门,再把结界开了道口子,请赵云澜进屋说话。

夜尊穿着白衬衣白西裤,百无聊赖的趴在沙发上,见沈巍回来才主动起身让出地方让他坐到自己身边。至于陪他消磨了小半个下午时光的赵云澜,被他无视了个彻底。

“你弟弟看上去还不错嘛。”赵云澜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了一圈夜尊,“沈巍,你可太不厚道了,你救你弟弟我没意见,可至少事先给我报备一下吧?”

“抱歉,夜尊还活着的事儿我之前也不知情。”沈巍简单解释了一番事情的经过,末了才道,“他这个样子我实在不放心,必须留他在身边,给你添麻烦了。”

“好说好说。”得知夜尊力量全失,赵云澜便放心了一半,余下那一半看在沈巍的面上,也一并放下了,“不过,这事儿也不意外,你毕竟成圣了嘛。”

沈巍微微一顿:“果然和我猜想的没错么。”

夜尊听不懂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不甘心的打断他们:“你们在说什么?”

沈巍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做饭,赵处,留下一起用饭?”

“行啊。”赵云澜半点客气不讲,乐得白蹭一顿饭。

夜尊咬牙。

赵云澜见他这样子,不由得更乐了,再瞅瞅正在厨房忙活的沈巍,动动手指用了个小法术隔断两边的声音,这才对夜尊道:“哎,夜尊,我一直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可奇怪了,我当年是哪里得罪过你吗?”

夜尊冷哼一声,道:“我这种小人物,哪里有结识堂堂昆仑君的机会。”

“那你怎么见了我就阴阳怪气的?”赵云澜觉得更古怪了,“你气你哥把你扔大封里不管我还能理解,怎么每次见了面,还总要冲着我来?”

“可不就是因为你我哥才把我扔下的吗?!”夜尊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如此厚颜无耻的昆仑君转世,这一派无辜的样子,可比他还会装相。

“你等等,”赵云澜是什么人,惯在风月场里徘徊的,之前是没想过这茬,如今想到了不禁目瞪口呆,“你该不是在吃我的醋吧?!我擦,虽然沈巍那样的大美人是很让人垂涎,可我没有横刀夺爱的癖好啊!”

夜尊一头雾水的看着赵云澜,什么横刀夺爱?哥哥对昆仑君不是一直都……?

赵云澜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郑重解释道:“那什么,夜尊啊,我是不知道你是怎么误会的,但昆仑和你哥是师徒,我跟你哥是好兄弟……再说了,你们不是一对吗?”

夜尊愈发茫然了。

赵云澜索性撤了那小法术,扬起嗓子喊道:“沈巍,你过来跟你弟弟说个明白!今天这事儿不解释清楚,这饭我是没心情吃了!”

正给土豆削皮的沈巍疑惑的走了出来。

半分钟后,当沈巍听明白了,自家弟弟以前误会他和昆仑的关系,现在还是误会他和赵云澜的关系时,气得简直想不明白自家弟弟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思考回路。看着聪明又有心计,怎么在这种事上就这么偏执想不通呢?

夜尊隐约发觉可能事情一开始就和他想的不同,但这个猜想对他而言太过美好了,他是绝不敢轻易相信的,只能硬撑着反问:“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沈巍尽量平心静气的给弟弟解释,“当年我离开你身边是个意外,后来我回去找过你却怎么也没找到。遇见昆仑后我就拜他为师,那时我脑子比较乱所以行事犹豫不决,这都是我的错。”

“这万年我护昆仑转世、维护后土大封,是为了偿还他当年的恩情与信重,因鬼族无魂、轮回始终有缺,我精力有限,对你太过冷淡疏忽,你要怪我我也无话可说。”

“所、所以……哥哥你是、喜欢我?”夜尊磕磕绊绊的吐出这句话,语意充斥着怀疑与不自信。

沈巍:“……”他似是对自家弟弟忍无可忍了,竟难得一见的爆了粗口,“我不喜欢你做什么给你睡?!”

这话刚说出口,红透了耳根的斩魂使便干脆利落的从客厅消失了。

夜尊呆了好一会儿,才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飞也似地奔去了厨房:“哥哥!”

被独自一人留在客厅还吃了一嘴狗粮的赵云澜:“……”这兄弟两个谁还记得他的存在吗?

……

“也、也就是说,沈教授藏的那个美人是他弟弟,他还跟他弟弟在一起了?!”祝红听得目瞪口呆,这消息太劲爆了,传出去能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

“就是这意思。”赵云澜总结道,“总之,夜尊估计是不会回大不敬之地窝着的了,不过有沈巍在,到也不用很操心。”

“沈教授真要放夜尊自由?”

“说是等他过了考察期再说。而且沈巍最近比较操心怎么给他弟弟恢复力量的事儿,总不能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

“可夜尊到底怎么会活过来的?”林静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

赵云澜打了个呵欠:“有什么可奇怪,女娲玩个泥巴就能造出人类,沈巍都成圣了,就想要他弟弟回来有那么难?他们可是双生鬼王。”

特调处众人:“……”这理由太强大,他们不服不行。

评论(21)
热度(350)

柒月初七

请往下看置顶。

© 柒月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