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容

一个突发的简短的小脑洞,没有后文
背景设定是这样的,原著为主+剧版为辅+一部分私设

CP夜巍/面巍

———————————————————————————————

夜尊其实并不讨厌自己的这张脸,就像他从未有他表现出来的这么憎恶沈巍。只是,每当看见镜中这张与沈巍一模一样的面容,他就不可避免的会想起那个为了昆仑而抛弃他的兄长,天长日久,他难以控制的将对沈巍无法宣泄的怨恨转嫁到自己脸上。

起先,他不过是学着沈巍戴起了面具,试图做到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在这被封印的漫长的万年时光中,沈巍从未主动来后土大封探望过他一次,他太想念自己哥哥了,又太痛恨自己哥哥了。大不敬之地永远漆黑昏暗,夜尊第一次鬼使神差的握住匕首划破了自己的脸颊,鲜血滚落到他雪白的衣袍上,绽出艳丽的水晕。

注视着镜中人残破的面容,夜尊扬起唇角,露出笑容。

他没有治愈脸上的伤疤,当然也没有故意将之显露给外人看,素日里仍旧是戴着那张面具。

第一道伤痕出现后的第八百年,他漫不经心的又给自己添了第二道,很快便是第三道第四道……一直到如今,那半张金色面具遮掩下的容颜,狰狞凶恶。

他的哥哥却仍是当年那般,形貌昳丽,甚至多了一分清俊儒雅。

打斗中,他的面具被斩魂刀割破,裂成两半落到地上。

夜尊浑不在意的转过身抬起头,他没有看漏哥哥那瞬间惊愕的神色,他的唇角不自觉弯了弯,道:“满意你看到的吗,哥哥?”

“……你竟然如此恨我?”沈巍万万没有想到,夜尊对他的恨,能够让他对自己的脸都这般迁怒。

“我不该恨你?”夜尊歪了歪头,这是个很可爱的动作,若他没毁了那副与沈巍如出一辙的容貌,做出这个动作只会让小女生们眼冒红心,如今却只余可怖二字罢了。

沈巍逼迫自己直视着夜尊的脸,那上面横七竖八着八九道疤痕,他一道一道看的清晰仔细,到最后,反而是一开始无所谓的夜尊被沈巍的目光逼的不得不偏了偏头。

“怎么?只准斩魂使大人抛弃我放弃我,不准我对自己的脸动刀子?”夜尊到底没忍住刺了沈巍一句。

“当年不辞而别是我的不是,可后来我回去找你,却如何也寻不到。”沈巍这才恍然夜尊这许多年一直是因何而恨他,“但我没有放弃过你!”

“没有?说的好听,那时松开我手的人,不是哥哥你吗?!”

沈巍自嘲道:“无论你信不信,我没有想松开你的手。”

夜尊呆愣在原地,许久之后才回过神般,他看着沈巍,仓皇的后退数步摇着头道:“你别想骗我,我不信!”

沈巍看着弟弟消失不见,长长叹了口气。

一周后,特调处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沈巍身后跟了条小尾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前一后迈入了他们特调处的大门。

“这、这什么情况?”祝红指着夜尊不可置信道,“卧槽你脸怎么回事?!”

“这是重点吗!”赵云澜无语的朝祝红扔了个抱枕,女人关心的头一件事还真的永远是脸啊!“沈巍,你和你弟弟这是?”

沈巍揉了揉夜尊灰白的长发,道:“他之前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我代他向你们道歉,并保证今后不会了。”

“就是说你们和解了?”大庆问道。

沈巍颔首一笑,肯定了这个说法。

夜尊撇了撇嘴,倒没拆自家哥哥台子去反驳什么,而是对祝红道:“小蛇妖,放心,和哥哥这么像的脸,我才不舍得真毁了呢。”

“唉,你这自己毁了还能自己恢复好?挺方便的呀。”祝红左右打量着夜尊的脸,“我这儿有些护肤品用着很不错,需要推荐么?”

“说来听听。”夜尊兴致勃勃的凑过去了。

赵云澜:“……行吧,好歹我不用担心你弟弟要毁灭世界了不是?”研究护肤品就研究护肤品吧,他还能计较个啥?

沈巍露出了无辜又无奈的笑容。

评论(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