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初七

如果 中

如果最终决战时,辉夜姬被封印前用一切力量抹去了阿修罗一脉的存在
这是个没有阿修罗一脉也没有黑绝的世界发展可能

CP修因柱斑鸣佐衣村

———————————————————————————————

宇智波斑,作为首创忍村体系、终结了乱世、奠定了忍界全新格局的人物,在那个风雨飘摇朝不保夕的战国时代,是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他被很多人尊称为忍者之神,亦被更多敬畏他的人称为忍界修罗。然而,毫无疑问的事只有一件,宇智波斑是那个年代当之无愧的忍界巅峰,所有与他同时代的忍者,都被他的光芒衬托的几乎一无是处。

无人可与之比肩。

许多人憧憬着、膜拜着,却不知道,这其实正是宇智波斑这几近完满无瑕的一生中,最遗憾的一件事。

出生在忍界最强的宇智波一族,作为族长长子的宇智波斑其实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都是令族内众人很纠结的人。他的写轮眼开的很晚,晚到令他的父亲宇智波田岛险些抓狂的以为自家骄傲优秀的长子这辈子要跟写轮眼无缘了,才姗姗来迟勉勉强强的开了一双单勾玉,好歹是让众人放下了心。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困扰宇智波斑本人,作为一个没写轮眼都几乎打遍忍界无敌手的强者,他虽然对自家的血继很骄傲,但从来没有半分依赖。有写轮眼当然很好,没有也无所谓,他仍旧是不会输给任何人。

宇智波斑成长的年代,堪称忍界最残酷的岁月。战国时代的忍者死亡率很高,忍界的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要上战场,身为六道仙人唯一直系后裔的宇智波一族,在忍界中一家独大,寻不到像样的敌人。日向一族的白眼算是有些意思,辉夜一族的尸骨脉勉强有点看头,猿飞一族、志村一族、猪鹿蝶三族……忍界的大族那么多,偏偏没有哪怕一个能单独和宇智波匹敌的存在,往往只能两三家联合起来,才能在战场上和宇智波抗衡。

高处不胜寒对人对己,都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宇智波斑在少年时,就下定了改变这一切的决心。

理由说出去,或许后世的史学家们都会觉得荒谬,但事实是,宇智波斑觉得这个忍界太乏味了。无穷无尽的任务战争倒是其次,可人生在世,总得有那么一两个愿意为之奋斗的目标吧?很遗憾的是,宇智波斑、乃至整个宇智波一族,都处于找不到目标的乏味状态。

金钱,宇智波斑不缺更不稀罕;权力,在宇智波斑看来也就那样;力量,宇智波斑本就天赋卓只待成长;那干脆称霸忍界?这简直不能更无趣了。最后,宇智波斑看看四个尚且年幼的弟弟,想了想,决定花时间建立一个能让弟弟们更愉快更肆意生活的地方。

宇智波斑的想法很荒唐,除了自家的弟弟们,他没有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但这并不妨碍什么,他最终还是成功了。

在火之国,以宇智波一族为主导,联合诸多忍界大族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体系——忍村。当他们成功与火之国大名取得合作后,宇智波泉奈兴致勃勃的跑过来对自家兄长说,村子该定个名字了,大家都想让尼桑你决定。

那一瞬间,站在村内那处可以俯瞰整个村子的断崖上的宇智波斑有些怔愣,目之所及的,是环绕村子四周连绵不绝的广袤树林。微风拂过,一片落叶轻擦着他的脸颊,落到了他的手心,他注视着掌心那片破了个洞绿叶,有一个陌生又该很熟悉的名字呼之欲出。

“尼桑?你在听吗?回神啦!”耳畔是宇智波泉奈略显无奈的声音。

那一丝几乎要被他抓住的灵感悄悄的溜走了,宇智波斑下意识握紧了手心那片绿叶,他想了想,随口便道:“既然是火之国,那就……阳隐村吧。”

“阳隐村?”宇智波泉奈默念了两遍,点点头,“倒也挺应景的,还不错。”

其实,或许这个村子,不该有这么一个应景的名字。而是另一个,大概让人觉得不太适合火之国这个国名,听了却能会心一笑的名字。是什么名字呢?火、火……风能助火势,可若要真的火海漫天,那便……需要一大片林木。

林木?木叶?

宇智波斑最终摇摇头,觉得自己可能是近来忙疯了,真不知道这样的念头是怎么突然就冒出来的。如果他真起了木叶隐村这么个名字,泉奈都该满头雾水的盯着他看了。

忍村的名字定了下来,但与火之国大名商谈时,对方觉得作为执掌一国忍村之人,该有一个特别些的称呼,宇智波斑便毫不犹豫道:“那便叫做火影吧。”

与会之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他解释道:“在阴影中守护火之国的忍者首领,名为火影。”

火之国大名合扇而笑,神情间显然对火影这称呼所蕴含的意思十分满意。其他陪同宇智波斑参加商谈的村子高层亦被说服,唯独最了解自家哥哥的宇智波泉奈内心觉得古怪,他家哥哥可不像是对火之国有这么高好感的人,寓意守护火之国?说是火之宇智波的象征意义还差不多吧。

然而宇智波泉奈却并不知道,宇智波斑脱口而出的这番话,令他自己都惊诧不已。

就好像……在什么时候,听有人对他这么说过一般。那人仿佛很是诚恳的说出了这番话,却又孩子气的冲他眨眨眼,用更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希望他能成为火影。就好像是,因为他代表着火,那人才起了火影这么个称呼,还一本正经的想了个糊弄人的解释。

这怎么可能?哪里来的这样一个人!

就算是宇智波本族的人,也没有谁敢这么与他调侃玩笑,被人敬畏惧怕的久了,他便更不屑与这些人有什么更深的交集。

宇智波斑内心咬牙,觉得自己是真的出问题了。自从这个忍村建成以来,他都快精神恍惚的白日做梦了。

回村之后,宇智波斑找了好些个医疗忍者轮番检查,被他气势全开吓得战战兢兢的医疗忍者们什么毛病都没能给他检查出来,通通无功而返。面对宇智波泉奈担忧的目光,宇智波斑只能揉着额头道:“我没什么事,不用担心。”

宇智波泉奈道:“不然再多找些医疗忍者来?忍界排的上号、拿得出手的医疗忍者还是太少了。”

宇智波斑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皱眉忍耐了没说。

“尼桑?”宇智波泉奈的神情中透出真切的忧虑来,“究竟怎么了?”

“……只是突然想到,如果有一个实力与我不相上下,医疗忍术又丝毫不逊色于战力的人,其实也不错。”

宇智波泉奈好笑道:“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个人?尼桑,是做梦还没醒吗?”

在漫长的沉默后,宇智波斑最终回了这个最亲近的弟弟一个淡淡的微笑,应道:“是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个人。”

可如果,真的有呢?

宇智波斑瞭望着远方久久没有动作,那或许,会是另一个波澜壮阔、让他永志难忘的人生吧。

一个月后,宇智波斑当选为火之国阳隐村的初代火影,被永久的铭刻在了历史上,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评论(24)
热度(186)

柒月初七

请往下看置顶。

© 柒月初七 | Powered by LOFTER